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全民彩票 > 多计算机 >

美国第一台电子计算机是由女程序员编写的

归档日期:05-02       文本归类:多计算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人工智能的历史告诉我们:随着科技的进步,机器会越来越聪明,但却鲜少涉及人类在其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包括怎么设计机器的原型,以及怎么训练它等等。

  最近,IEEE Spectrum开了一个AI历史系列,主要探讨了AI史上人类的作用,例如发明家、思想家、工人或者工程师是如何创造出可以复制人类思想和行为(或者至少看似)的算法。

  这个系列共有六个部分,本文是第二部分《设计ENIAC的程序媛》,阅读第一部分,请戳这儿。

  1946年2月14日,记者们聚集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摩尔工程学院,目睹了世界上第一台通用电子数字计算机之一——电子数字积分计算机的公开演示(ENIAC)。

  Arthur Burks是ENIAC团队的数学家和高级工程师,负责展示机器的功能。他首先让计算机一起添加了5,000个数字,1秒后他证明了机器可以在超短的时间内计算出炸弹轨迹,这比炮弹从枪口发出到达目标所需的时间更短。

  记者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据他们所知,所有伯克斯所要做的就是按下一个按钮,机器就会瞬间计算出结果,而这个计算过程如果由人来完成需要好几天的时间。

  记者不知道的是,计算机能成功运行得益于六名女程序员背后付出的努力,这些程序媛们曾经都亲自经历了这样的计算过程,没有她们的艰辛工作就不会取得如此巨大的突破性进展。

  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计划建造一个可以计算炸弹轨迹的计算机。摩尔工程学院正在与弹道研究实验室(BRL)合作,在那里一支由100个人组成的团队接受了手工计算炮弹射击台的训练。

  这项任务需要高水平的数学技能,包括解决非线性微分方程的能力以及使用差分分析仪和算尺。然而,这被认为是文书工作,对于男性工程师来说也是一项繁琐无味的工作。因此,BRL聘请的大多数是拥有大学学位并表现出很高的数学才能的女性来处理这项工作。

  随着战争的进展,预测炸弹飞行路径的能力成为军事战略不可或缺的部分,而BRL则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他们需要尽快拿出成果并投入使用。

  1942年,物理学家John Mauchly撰写了一份备忘录,建议构建一个可编程的通用“电子计算器”,它可以使计算过程自动化。 到1943年6月,Mauchly和电气工程师J. Presper Eckert一起获得了建立ENIAC的资金。

  电子计算机的目的是取代BRL的数百名的人类团队,使计算过程更快,更有效。然而,Mauchly和Eckert意识到他们的新机器需要通过穿孔卡进行编程才能计算轨迹,这是IBM几十年来用来编程其他机器的技术。

  她们的首要任务是从内到外熟悉ENIAC,研究机器的蓝图,以了解其电路、逻辑和物理结构。其中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这个30吨重的庞然大物占地约140平方米(1,500平方英尺),使用超过17,000个线个手动开关。由六名操作员组成的团队负责配置和连接机器以执行特定的计算,处理穿孔卡设备以及调试其操作。这有时会需要操作员在机器内爬行以更换有故障的真空管或电线。

  实际上在战争期间,ENIAC并没有及时完成炸弹轨迹的计算。但不久之后,John von Neumann就开始用它来进行核聚变计算。这需要使用超过100万张穿孔卡。而来自洛斯阿拉莫斯的物理学家刚好有操作员的编程经验,知道如何同时处理如此多的操作。

  至此,女性程序员的贡献都没有得到认可或赞扬。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编程机器仍然与人类计算密切相关,因此被认为是一种“亚专业”女性的工作。领先的工程师和物理学家更专注于设计和构建硬件,因为他们认为硬件对计算的未来更为重要。

  出于这个原因,当ENIAC于1946年最终呈现给媒体时,六位女性操作员仍然未露面,这是冷战的曙光,美国军方热衷于展示其技术实力。工程师们将ENIAC表述为一台自主的智能机器,他们宣扬了一种偏颇的技术优势,同时也隐藏了人工做出的贡献。

  这种公关策略奏效了,它影响了未来几十年媒体对计算机的报道。在关于ENIAC遍布全球的新闻报道中,该机器占据了中心位置,被称为“电子大脑”,“巫师”和“人造机器人大脑”。

  几乎没有提到六位女性操作员的艰苦而坚韧的工作,也忽略了她们曾经为了实现所谓的“机器智能”爬过的机器,以及换过的电线和真空管。

本文链接:http://jomsell.com/duojisuanji/113.html